葡萄搜尋
在地搜尋
參訪人數 5,777,754
台北市資訊
網友優良文章
廣告連結
葡言萄語>七嘴八舌
墳場找女鬼結婚,沒想到女鬼真的來了!(廣化法師)
我希望 請 讀 我的唇:「 南 摩 阿 彌 陀 佛 」~
2012年8月16日 16點22分 7則回覆
平淡無奇
頭銜 金星葡萄
發言積分 15,731
建立時間 2013年7月13日 11點40分
修改時間 2013年7月13日 11點40分
 


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 .

盧居士講完了,輪到我講我切身的經驗,那就是我為什麼會信佛的因緣—人鬼聯婚。

我在十二歲時,就喜歡聽佛教鬼神的故事,歡喜到寺院去找方丈和尚(編案:潭口墟有座正覺寺),談‘萬法皆空’。那時簡直是班門弄斧,一個小孩能懂什麼!老和尚牙都笑掉了。但是那時候,我就喜歡講‘空’的道理。

到三十八年以後,我的觀念變了,不相信鬼神、因果等道理了。為什麼會如此地轉變呢?這是因為那段時間很亂,壞人出頭,好人受苦,讓我對從前所讀四書五經,如《易經》說:‘積善之家必有餘慶,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。’的因果道理產生疑惑,進而不再相信天地間有鬼神了。又小時候,在《書經》上讀到:‘行善降之百祥,行不善降之百殃。’以及《太上感應篇》說:‘禍福無門,惟人自召;善惡之報,如影隨形。’什麼“如影隨形”?眼看著作壞事的人在享受,行善的人受遭殃,那有什麼“善惡之報”!就更不相信了。

當然,我滿腹牢騷什麼都不相信,痛苦萬分。於是由不相信因果,就不相信鬼神,連帶佛法也不相信;在什麼都不信的情況下,身心無所寄託,更顯得萬分痛苦。因此只有找刺激來麻醉自己,壞事我是不敢做,那找什麼刺激來發洩呢?三十九年,我隻身來到臺灣,與大陸親友分散,如同家破人亡,心裡非常痛苦。那時,看到報紙上刊載一則‘人鬼聯婚’的新聞,報導很詳細,於是我想到這個好,找個鬼刺激,跟鬼結婚也好。

那時候在主計處的秘書,他是廣東人,學問也不錯,也是滿腹牢騷,因此我們兩人就成為好朋友,常在一起。當我把那一則新聞給他看後,他亦表同感,於是兩人一同聯合起來到墳場去叫,因為白天鬼是不會出來的,我們是到黃昏太陽下山的時候去叫。我對著墳場大聲叫著:‘喂!墳場裡面的鬼魂們聽到,我的名字叫彭華元,是江西省南康縣人,我已經沒有家眷、家破人亡了,想要找一位太太,組織個家庭,假如你們之中,有沒結過婚的女鬼,我們可以先交個朋友,然後再結婚好了。人家的“人鬼聯婚”,女方父母家須有嫁妝,我不須要你的嫁妝,只要有個牌位,用車子或轎子抬著來就可以了。白天我不找你的麻煩,你也不找我的麻煩,晚上是夫妻就好了。’這樣叫了一個地方的墳場沒有感應,第二個墳場也沒有感應,那位老廣就走了,留我一個人繼續去找。

那時我生病住醫院,醫院吃饅頭,我是江西人,吃饅頭吃不飽。不久來了一位女鬼同我做朋友,在夢中同一般女孩子一樣;當時我並不知道他是女鬼,我們只是做個朋友、講講話,並沒有抱過也沒有Kiss(接吻)。因為我尊重她是一位女孩子,是一位小姐,尊重她的貞操。這時為了吃饅頭,天天吃饅頭,吃不飽,吃得很痛苦。我就對小姐說:‘喂!你能不能做幾個菜給我吃,我天天吃饅頭,吃不飽。’她說:‘我可做菜給您吃,但是您吃不到’。我回答:‘你不做我當然吃不到,你做我怎麼會吃不到。’她說:‘您要吃,我就做給您吃’,於是她就做了一盤辣椒豆鼓給我吃。當她做好,我準備去接的時候,我心裡想:很感謝這女孩子,這異鄉的紅粉知己,有心想向他求婚,而求婚要有所表示,我正要同這女孩Kiss(接吻),忽然間一巴掌‘啪’打過來。‘你先在這裡等著,有人要搗蛋,你打開門我衝出去看是什麼人。’那女孩子很聽話,門一打開,我隨即衝出去。衝到一丈多的地方,有一個人在前面說:‘站住!’我的一雙腳奇怪,就像釘了釘子一樣,定在那裡一動也不動。我抬頭望一望是什麼人,望到了,是一位身穿古裝的人,身上會發光。‘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?’我這高傲的脾氣回答說:‘我那知道你是什麼人啊。’因為那時我是當官的,口氣就有些傲慢。那個人回答說:‘我是玉皇大帝派來的使者。’那時我年輕,不肯屈服,就對他說:‘走我同你去見玉帝去,我受不了你這一套。’他回答:‘小孩子!這個地方你不可以來。回去,不要再耍小孩子脾氣了。’直到這個時候,我才覺悟到玉皇大帝這麼關心我,派人來告訴我這地方不能來。那這裡是什麼地方呢?醒過來原來是一個夢。

醒過來之後,夢境中的地方,從房子到附近的環境我都記的很清楚,我就把這個夢請問住在醫院已經很久的一位連長。這位連長聽我夢中所敘述的情形,馬上告訴我那是一位女鬼,她是吊頸死的;並且把她家裡的情況告訴我,父母親是什麼樣的人,兄弟姊妹有幾人,家庭環境如何?以及如何吊頸死的,一一告訴我。啊!我很感謝玉皇大帝派使者告訴我那裡不能去,既然有鬼,又有神,於是我就皈依三寶學佛了。幾天後,我照著夢中的影像,到墳場去找,找到了這位女鬼的墳,就對著墳墓說:‘鬼小姐,我們交朋友就到這裡為止了,以後我要是再來找你,你就關著門,不要讓我進來。’因為我已經學佛了,將來鬼道眾生,我第一個度你。’

雖然我說不要交往了,但畢竟已交往過一段時間也有些感情,晚上做夢時還是去見這位女鬼了,那位女孩很乖,把門關上,不管怎樣都不打開。就在這個時候,隔壁有一位歐巴桑(老太太),就說:‘小姐不要你了來我這裡坐吧!我已為你準備了一些酒菜。’我想:也罷!就到隔壁坐坐,歐巴桑就為我倒酒;正在倒酒時,歐巴桑就順勢偷偷親我,我一氣把桌子給掀了,大罵:‘小姐我都不要了,歐巴桑我還會要?!’鬼有鬼通,歐巴桑一氣,用手一揮,天昏地暗,什麼都看不見。那時我年輕,管他看得見看不見,拼命跑,奇怪不管你怎樣跑,就是跑不出去。這時碰到一位老公公(編案:應該是土地公)白髮蒼蒼,手杖著拐杖。我說:‘請問老人家,路要怎樣走。’老公公用拐杖一指,‘那不是路嗎?’當下我就看到一條路,才能走出險境。這是我學佛的因緣。因此每一次有超渡法會,我都寫那位女鬼的牌位,取的法名為信度居士。